B36杜甫五律《陪诸贵公子丈八沟携妓乘凉晚际遇雨》读记
最新新闻

你的位置:注册送38元-注册送38元不限id > 最新新闻 >

B36杜甫五律《陪诸贵公子丈八沟携妓乘凉晚际遇雨》读记

发布日期:2021-09-15 08:10    点击次数:101

杜甫五律《陪诸贵公子丈八沟…》读记

(幼溪西)

陪诸贵公子丈八沟携妓乘凉晚际遇雨二首

其一

斜阳放船益,轻风生浪迟。竹深留客处,荷净乘凉时。

公子调冰水,佳人雪藕丝。片云头上暗,答是雨催诗。

其二

雨来沾席上,风急打船头。越女红裙湿,燕姬翠黛愁。

缆侵堤柳系,幔宛浪花浮。归路翻萧飒,陂塘五月秋。

这是杜甫困居长安时陪一些贵公子携妓乘凉时的即兴之作。详细写作年月难考。诗原注:“下杜城西有第五桥、丈八沟”。据查,现在西安的雁塔区有一个丈八沟街道。丈八沟原为一条人造渠,建于唐代天宝年间。在唐代,这一带是息闲游览胜地。这次杜甫是陪几个“贵公子”来丈八沟“乘凉”。公子们“携妓”“乘凉”,还要带上一个大诗人,层次也真够高的。

斜阳放船益,轻风生浪迟。竹深留客处,荷净乘凉时。

公子调冰水,佳人雪藕丝。片云头上暗,答是雨催诗。

放船:开船,走船。《世说新语-尤悔》(南朝宋-刘义庆):“幼人引船,或迟或速,或停或待,又放船纵横,撞人触岸。”《新晴》(宋-厉粲):“滑路愁骑马,益天益放船。”

轻风:《乘凉》(南朝-萧纲):“避暑高梧侧,轻风时入襟。”

迟:《说文》:“迟,徐行也。”《广雅》:“迟,缓也。”

雪:擦净;揩干。《自溧水道哭王热》(唐-李白):“有言不走道,雪泣忆兰芳。”

雪藕丝:《采莲弯》(南北朝-朱超):“摘除莲上叶,拖出藉中丝。”

片云:极少的云。《浮云》(南朝梁-简文帝):“可怜片云生,暂重复还轻。”

大意:斜阳时分正益放船,微风徐徐吹拂水面,细浪漫漫荡开波纹。绿竹深处,荷叶清净,荷花艳丽,游客们设筵乘凉。诸公子用冰块调制冷饮;佳人们在清洗藕丝。头顶之云突然变暗,看来是雨要催公子们快快“写诗”。

雨来沾席上,风急打船头。越女红裙湿,燕姬翠黛愁。

缆侵堤柳系,幔宛浪花浮。归路翻萧飒,陂塘五月秋。

越女、燕(yān)姬:越地或燕地美女。均代指歌妓。《壮游》(唐-杜甫):“越女天下白,鉴湖五月凉。”《杂诗》(南北朝-施荣泰):“赵女修丽姿,燕姬正容饰。”

翠黛:眉的别称。古代女子用螺黛(一栽青暗色矿物颜料)画眉,故名。《弯江春看》(唐-卢纶):“翠黛红妆画鹢中,共惊云色带微风。”

缆(lǎn):系船的绳子。

宛(wǎn):晃荡;波动。《叙德书情…》(唐-白居易):“晴野霞飞绮,春郊柳宛丝。”

萧飒:飘逸,飒爽。《画竹歌》(唐-白居易):“婵娟不失筠粉态,萧飒尽得风烟情。”《江走》(唐-吴融):“来时风,以前雨,萧萧飒飒春江浦。”

陂(bēi)塘:池塘。此指丈八沟。

大意:雨水打湿了垫席。急风掀浪扑打着游船。越女红裙儿淋得湿漉漉;燕姬也皱首了眉头。船停泊后将缆绳系在柳树上。船上的布幔在浪花上漂荡。回家的路上人们逆而飘逸,丈八沟五月的黑夜阴凉如秋。

这两首五律写的是一件事。第一首写“遇雨”之前景色的美益和人们的运动。前二联点出了出游的时间(斜阳)和地点(水上)。勾画出一幅色彩显明的斜阳荷塘游览图画。一丛丛浓密的翠竹,一朵朵散发着清香的荷花,轻风吹拂,斜阳映照,自然正当留客乘凉。颈联写舟中之人,又是调冰水又是“雪藕丝”,忙得不亦笑乎。尾联出人预见。天上突然云暗了。相通是云雨在催促公子们快点“写诗”。公子们又要为云雨忙活了。第二首写“遇雨”后的情景。雨很猛风很急。席湿了,美女的红裙也湿了,脸上的妆说不定也乱了。他们急忙把船的缆绳紧系在岸柳上,任船幔在波浪上晃来荡往。这次携妓乘凉尴尬地终结了。遇雨后的尴尬与雨前的美妙产生了极凶猛的对比。尾联陡然又是一“翻”。不论如何,一阵雨后,天气阴凉,五月陂塘如入秋。行家情感益爽。

上一篇:倪海厦针灸笔记(十八)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注册送38元-注册送38元不限id @2013-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